昭通信息港

当前位置: 首页 >时尚

荷青吃茶记远方的那一抹陈香

来源: 作者: 2019-04-11 02:43:08

【荷青吃茶记】远方的那一抹陈香 

深夜,端起一杯茶时,想起了远在昭通的那一抹陈香。那是一个许诺、是等待、是美好的祝愿、是深深的感恩。

 

8月4日下午3点16分,在鲁甸灾区现场的张哥发来了几张灾区照片。

 

看着照片我的心一直生疼,眼泪不断涌出。这些天,我每一天都守着电视,关注着灾区的情况。由于自己身体原因加之本身没有救灾的经验所以无法前往现场,为此内心一直觉得愧疚。

 

张哥说:“此刻我什么都不想说了,眼眶湿润了。”

 

我说:“张哥,别哭,你要多保重。”

 

发出这句话后,张哥就再也没有讯息。似乎从我的世界消失了一样。不过我一直相信,他会保重自己,照顾好自己。此刻的他一定是太难过了加之救援紧张,肯定很累了。

 

亲历汶川地震,见证太多悲欢离合,同时也懂得现场救援的那份艰辛。所以我很敬佩张哥和那些一直在前线工作的兄弟姊妹。

 

直到8月5号下午,张哥才发来讯息。说:“实在扛不住了,回来家中暂时休息一下。”

 

我此刻真的不知道说什么来安慰张哥和我自己。我说:“你要好好休息。”

 

霎时间我知道我有太多感恩的话说,但是我知道我的话怎么说出口都显得苍白。

 

张哥是我一个朋友的哥们。我们认识时正好是我家乡鲁甸发生地震的这天。认识他时他正在赶往灾区的途中。那时我们估计不算认识。

 

今天才得知,张哥是昆明人,在昭通经营耗材生意,发生地震后他时间赶去灾区救援,同时遇到修昭麻公路云南建工集团的一行人也要去灾区救援,大家就结伴而行。

 

我说:“张哥,你害怕不?”

 

他说:“来不及多想,只希望多出分力,让老乡们早点得救。”

 

我说:“辛苦你了。”

 

他说:“应该回报的,在我的内心我早就把昭通视作我第二故乡了。”

 

我说:“昆明也是我的第二故乡,看来我们都是一家人嘛。”

 

他说:“是呀,你什么时候回昭通,我请你喝茶吃饭。”

 

我说:“欢迎你回昆,我在昆明等你。一起喝茶吃饭哟。”

 

他说:“约定好了,回家要联系我。”

 

沉重交流后,约定成了诺言。或许我们都需要一个话题来承载我们内心的疼痛。我能感觉张哥已经疲惫不堪,内心形同冲垮的堤,无力、酸楚、揪心、不安……

 

张哥是性情中人,面对地震中许多生命逝去时,堂堂男儿也几度流泪个人网站的搜索引擎怎么优化
。所以和张哥交流时,我自称比他年纪大,一直在安慰着他。我想这样他的心里会不会好受点呢?

 

其实我的内心一直煎熬着。一位多年的朋友,70后农民作家,从发生地震后我一直未联系上。我内心一直暗想,他一定是被埋了,这一次怕的躲不过去了。估计要和我说拜拜了。就在8月5日下午我终于打通了他的,我急忙问东问西。

 

他说:“妹子,我没有事情,只是老父亲在灾难中逝去了。但是能有什么办法呢?很多东西我们都无法控制,只能坦然承受了。”

 

我说:“你节哀,一切会好的。”

 

他说:“不怕,父亲今晚下葬。许多朋友也无法联系上,估计也被埋了。”

 

我说:“不急,你先处理家里的事情,惟愿都安好。”

 

听着朋友的声音,我的内心一下无力,不知道如何去安慰和帮助朋友。此刻的他一定伤心欲绝,内心空白。但是我能做的就是默默地祝福。

 

张哥说,生命瞬间就消失,所以我们要好好活着。经营好自己,就是对灾区莫大的支持。我觉得张哥说的很对。我们只有自己好好活着,才能谈其他。

 

就在几天前,我和那位作家老师,相遇昭通。我们一起在昭通喝茶、吃饭、聊文学、聊生活。那天,天气阴凉,我抵达昭通是下午四点左右,我饿的不行了,他带着我去吃了昭通城吃的羊肉米线,我记得我们一人吃了一大碗。而后他又请我去饭店搓了一顿。之后我去了一家咖啡吧,要了两杯绿茶。

 

其实我们都不懂浪漫,也不太懂得喝茶,只是想找个地方坐坐,一起探讨文学,探讨我们在文学里面遇到的瓶颈。我们研究了诗歌、散文、小说、剧本……也讨论了茶中的滋味。

 

我说:“喝茶是一种修行,写文字也是一种修行。”

 

他说:“是呀,我一直酷爱喝茶,从小到大都是如此,只是如今对我来说,在这地方喝茶好。毕竟我一月工资才一千多,稿费几乎为零。”

 

我说:“是的,下一次再相遇时,有机会去你鲁甸家里,随意泡两杯自己采摘的茶,吃你媳妇炒的菜,看你的孩子在院子里奔跑或者嬉笑,我们再为你的孩子讲述文学的妙处,且不惬意,如果你媳妇让你喝酒,我们还可以小酌两杯。”

 

他说:“这个提议好,我赞同。家里茶叶多的很,酒也是很多,家常菜么随意整几个,且都是自己地里种的。如此多好呀,我们可以在家里的院坝里喝茶或者喝酒,如现在一般,研究文学,随意跳动比划,高歌乱吼,哪里如这里,限制太多,喝茶小口小口的喝,不能大声说话亦不能大声笑,多憋屈。”

 

我说:“是呀,这种地方不适合我们这样的人来。委屈自己也委屈了这温馨浪漫的氛围。”

 

说完后,我们彼此都哈哈大笑,一大口喝完整杯茶,又加满,又一整杯喝下,我们诡异地大笑,觉得这样喝茶才过瘾,酣畅淋漓,茶的味道通过血管传达到脑中枢神经,然后我们一边思考问题,一边谈论文字,再慢慢去回味茶香,回味味蕾上的尽兴和猛烈,突然会灵感大发,内心澎湃,恨不得马上来个演讲大会,只为文学而生。

 

这晚,我们喝茶都喝醉了,醉得还不轻捕野猪机
。我们一边大口地喝茶,大喊,茶好喝;一边说文学的现状和彼此文字的弊端优势。说了大堆,聊了很多,似乎因为茶而激动,因为茶而感慨。两个喜欢吃茶的人,很二地谈论了一场关于茶、文学、自己三者之间的战争。

 

得出,茶要大口大口地喝,文字要慢慢地斟酌才能写出如茶一般芬芳的气息和茶叶般豪放具有大山品质般的味道。

 

我们都喝茶喝醉了,喝的酩酊大醉,醉于茶香,醉于我们对文学的痴狂。

 

次日,我准备离开昭通,打于可爱的作家老师辞行。话没有说完对方就挂断了,我猜不透何种原因,固没有理会和深究。出乎意料的是,不到20分钟,老师出现在我面前,买了袋葡萄和茶叶于我。老师说:“我生怕追不上你,所以慌忙挂了。这个茶叶是我从老家拿来的瓷板画拍卖
,是我媳妇在家采摘制作而成,不名贵,但是是家乡味道。”

 

我感动的不知道说什么好。确实,是家乡的味道。茶叶拿回来后我一直舍不得喝,时至今日,知道老师家因地震而受到的影响,内心无比疼痛,却无能为力。

 

老师的父亲今晚下葬,我特意喝了点老师赠送的茶叶,为死去的老父亲送行,惟愿他老人家安息,一路走好。茶的味道很纯、很香、有一股淡淡幽香的陈味,夹带了泥土的芬芳、太阳的味道、及我同年的味道,咽下时,眼泪不知不觉流出。

 

今夜又一次不眠,不知道老父亲在地震来临的那一刻在做什么?今夜,我只想说:父亲,你一路走好。

 

昭通,这个养育了我二十多年的地方,灾难面前,我们都要坚强。远方那抹陈年茶香,等着我,我会如约而至出现。因为我们都是昭通儿女,我们深爱家乡味道。

 

今夜,又是胡言乱语大堆。张哥此时一定又在灾区奔波,希望张哥自己照顾自己。而老师的父亲今晚入土为安了,我默默地祝愿父亲,为他斟满了一杯茶,喝完这杯茶后,父亲我们来生见。也不知道老师家的房子如何,此刻有没有地方住、有没有饭吃等等,惟愿老师一切安好,请你记得还欠我一顿饭、一盏茶、一杯酒……

 

因缘而聚,感谢你看完这篇琐碎的文字,荷青感念、感恩。让我们一起为鲁甸灾区祈福。

 

中国普洱茶特约撰稿人:荷青

简介:云南人,长期居住于昆明。喜欢不同题材的文字,擅长挖掘人性深处。江山文学签约作家,创世中文签约作家。现就职于昆明某文化公司。(公众号:荷青)

责编:吉皓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