昭通信息港

当前位置: 首页 >育儿

单多车少网约车司机去哪了

来源: 作者: 2019-05-15 08:15:32

车辆预计3个小时后到、您前面还有161位乘客排队,预计到达时间翌日清晨2时,您的附近无可用车辆刚从北京西站下火车的李洁有点措手不及。她没想到,已经是晚上11点多,约车还是这么难打。

据新京报调查,进入暑期后,约车常常出现难打现象,平台经常显示附近无可用车辆,有时非高峰时段也需等候半个小时才能打上车。为何约车变得难打?约车司机们去哪了?

今年6月份交通运输部数据显示,已有34万人取得了约车驾驶员资格,17万台车辆取得了约车运营证。不过随着监管越来越规范,约车市场也正在进入更加细分的市场。一家独大的滴滴,每一项业务都前有劲敌,后有猛虎。有司机表示,约车挣钱越来越难,已经有不少司机分流。

1

出租车就在身旁,为何接不到单?

有出租车司机表示约车智能派单亲疏有别,因为出租车不是亲儿子。

2018年7月8日,晚上11时的北京西站南广场,由于平台显示附近没有约车,在京工作的白领李洁排队一个半小时,才打到一辆出租车,回到位于京郊的家中时已凌晨2点半。

经常出差的陈果告知,有几次坐午夜到北京的航班,从下飞机就开始约车,滴滴一直显示有近100人在排队,需要等待约一个小时。追加了10元的调度费,才坐上约车。

一名出租车司机老张向新京报表示,就算是叫出租车,遇到高峰期也要多个平台同时交单,来提升成功率。目前,除滴滴外,首汽专车和嘀嗒出行APP都开通了面向出租车的叫单服务,一方面跑滴滴的司机在减少,另一方面,因为对乘客有补贴,订单更多,很多司机同时入驻多个平台。

在出租车司机老张的解释下,明白了为何在车站、机场等地不容易打到约车。

老张表示,2015年,是约车发展迅速的一年,有不少出租车司机转行开约车。

2016年9月,滴滴出行宣布,和北京等十余个城市的近五十家出租车企业达成战略合作,这些出租车企业引入滴滴的平台,让出租车司机有更多的单可以接,其中除了接出租车定单之外,还可以接专车单。

为了把约车和出租车融会,滴滴出行在原来抢单模式的基础上推出了智能派单,即当乘客在客户端上叫车时,系统会综合考虑距离、拥堵情况、运力供需、司机服务评价等因素,自动将乘客定单定向匹配给一位合适的出租车司机。

现在是,我就在你身边,你叫不到车,我接不到单。因为滴滴免费给出租车服务,无法从出租车这里挣到钱,所以就会把订单派给专车或快车。老张抱怨。多名出租车司机都表示,出租车服务不是滴滴的亲儿子,而智能派单亲疏有别。

对此问题询问了平台客服,客服方面表示需要进一步了解情况才能回复。

2

嘉奖多但抽成高,很多司机心猿意马

有平台要求司机14小时可拿1000元保底,司机称太累。对很多司机来讲,对平台没什么感情。

一边是人多车少打车难,一边是各个约车平台在争夺司机。在全国,滴滴、美团、嘀嗒出行(以下简称嘀嗒)、出租车、租赁公司等都在争取司机。

作为滴滴平台签约司机,何勇每天要保证10小时,可以享受到优先派单和每天600元的保底收入,和接单数量无关,多劳多得,如果跑不够,由平台支付600元,刨去油钱和吃喝本钱,一个月可以赚八九千,供养在老家上学的孩子,基本没什么问题。何勇告诉。

这1政策始于今年初,信用分不错的何勇接到了滴滴平台的通知,约请成为签约司机,取得保底收入。何勇说,保证12小时保底800元,保证14小时保底1000元,但是极少有人可以达到14小时太累了,也不安全。

为了留住司机,滴滴方面想了很多办法。但20%-27%的抽成,让很多司机早已心猿意马。

今年2月,美团计划上线打车。新京报在何勇的群中看到,在滴滴司机群之外,何勇和其他司机一起加入美团打车司机群,何勇说,五个月过去了,这个群里的司机还在等美团开城。

李伟说,为了留住自己平台的司机,每一个平台都有变相的嘉奖措施,比如说滴滴为服务评分高的司机开了保障计划,曹操专车则规定一天接满25单可以获得90元奖励。其他平台对司机也有不同程度的鼓励。

由于可选择的平台开始增多,许多司机在各个平台之间流转,何勇的不少老朋友,都转去了租车公司做司机。

对司机来说,对平台并没有什么感情可言。另一位滴滴司机告知新京报,都是开车,开谁家的不是开,当然谁家抽成少,开哪个平台都一样接单,当然选折扣少的。

对于自由的司机,很多会同时注册几个平台。李伟告诉新京报,但曹操司机也有很多司机流失,主要是因为每天早晚高峰必须的规定,让很多人适应不了。早上7时到9时,晚上5时到8时必须开始接单,很多司机觉得太辛苦。

为了获得奖励,有的司机当起了羊毛党。首汽租车和嘀嗒出租目前对乘客和出租车司机都有补贴,很快就吸纳了很多出租车司机入驻。老张同时开启三个平台接单。

新京报乘坐老张的出租车时,他算了一笔账,一个单程100元的单子,如果使用首汽,首次使用有优惠券能打折,如果使用嘀嗒专车,每单能少元。为了取得嘀嗒用户注册的提成,老张会在滴滴拉单以后,告知乘客别的平台有优惠,扫他的司机二维码下载软件后,一方面乘客可以获得20元代金券,老张也可以获得几十元的新用户提成。

老张告诉新京报,有的司机现在已经不以拉乘客为主了,主要为新的平台的新业务拉用户,每注册一个用户可以分得几十块提成,比拉车活挣得多,还轻松。

3

收入减少,司机跳槽

有司机称,批约车司机有人月入2万至3万,现在约车大部分司机收入在6000元以下。

经历过烧钱大战的批专车司机,被滴滴司机们戏称为挖到约车行业桶金的人。今年32岁的李伟,就是早入驻平台的司机,李伟曾经连续五个月收入在2万-3万之间,是现在收入的4倍。

约车的兴起,5年来已经创造了千万个新增就业机会。据2017年滴滴出行平台就业研究报告统计,2016年6月至2017年6月,共有2107.8万人(含专车、快车、顺风车、代驾司机)在滴滴平台获得收入,63.34%的司机由于本职工作收入太低而加入滴滴出行平台。对他们来讲,只需要遵纪守法会开车,就可以享受共享经济带来的就业红利。

来自山东的何勇今年40岁,在北京跑约车已两年多,在他眼中,这还是一个挺好的工作:时间自由,收入还不错。开始对司机的补贴很高,每天完成规定数量的订单,就有220元奖励,单是奖励一项就是不菲的收入,每个月轻松两三万。何勇说。

不过在今年6月1日,他在朋友圈转发了一条消息约车要完。7月1日开始,何勇的约车群中,有超过三分之一的司机,选择家里蹲来避开各种风险。

这是何勇面临压力的一次,他表示,几年前,在北京跑滴滴的人有100个,其中20个是外地人,20个是外地牌,近几年管理越来越规范,这40%的司机基本退出了北京约车市场。很多人畏惧风险,已经放弃了。

补贴减少,是横在约车面前的另一座大山。

从2013年、2014年约车兴起之初就做滴滴司机,一直能坚持到现在的,所剩无几。何勇告知新京报,补贴逐渐停了之后,大部分司机收入在六千元以下,如果不会跑车接单技巧,有的司机可能辛苦一天刚回本。

3个月前,李伟从滴滴转到曹操专车,开始穿制服打领带,每天固定时间开车接单的生活。

我之前开滴滴的时候,就很拼。每天几乎都是12到13个小时,每天能拉五六百块流水,自己得手四百多,除去开消后,自己固定留300元。一个月下来,8九千块的收入,比较稳定。转到曹操之后,底薪2800元,每个月一万的流水任务,比较好完成,收入和之前差别不大。李伟说,但是可以光明正大去机场和火车站了。

4

约车司机分流,有人回去开出租

有司机专门跑机场接送机的预订单,有司机跑接送孩子上下学、接送老人等单。

随着滴滴对司机和乘客的补贴取消,有很多转行约车的出租车司机回流,回去开出租车了。

曾经短暂开过约车的出租车司机老林说,我们这辈子,只会开车,当时觉得出租车司机份子钱太高,以为开约车可以轻松一点,但补贴减少之后,发现压力也挺大的。每天流水四五百元,得手300多,除去油钱和生活,和开出租车差不多。

约出租车也减少了出租车的空驶率,但是智能派车不像之前那么自由。老林表示,但开出租车,不用操这么多心。

随着约车用户群体持续增长,约车服务开始进入细分阶段,有其他领域的企业已跨界进入约车。

何勇举例,比如说,约车中大家都很喜欢的机场单,因为里程长,单价高,司机都喜欢接送这类订单。看准这个市场,去哪儿和携程的接送机专车服务,已构成了自己的小气候,很多人在订机票的时候,可能会下单一个机场接送机服务。有一部分约车司机,从滴滴转移到这个细分市场,专门跑接送机的预订单。

CNNIC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12月,中国约车专快车用户范围目前已超2亿,整体增速迅猛。其中,约车用户(不含约出租车)范围增长了40.6%,约出租车用户范围增长了27.5%。

36Kr发布的《约车报告》显示,用户通常会在没有其他交通工具或时间来不及的情况下选择约车出行。而司机接单速度和性价比是用户在选择约车平台时看重的因素。有81%的受访者常使用约车作为出行方式,此外,对于滴滴出行的用户来讲,普通快车(即不包括拼车和快车优享)、出租车和顺风车是用户常使用的滴滴出行服务,分别有39%、17%和14%的滴滴出行用户常使用普通快车、出租车温柔风车服务。

此外在二线城市,多个约车平台都展开了新一轮角逐。这次价格战不再是重点,而是各种服务。

在西安,滴滴遇到了劲敌曹操专车。除了约车业务,曹操专车还提供帮忙单服务,可以送同城物品、公务车等服务,迅速在西安占领市场,预计2018年底将会在西安市场增加至2500辆至3000辆车。

一名曹操专车司机告知新京报,帮忙单有时可以送同城快递,还可以包月接送孩子上下学,预约接送家里老人,也可以为单位提供公务用车服务。

5

约车处于阵痛期,但前景可期

选择抽成低的平台,取得正规身份,是不少约车司机的共鸣。

利润空间愈来愈薄,约车挣钱越来越难。很多司机正在考虑何去何从。

何勇告知新京报,在北京的一个约车司机群里,500人中至少三分之一人处于注册了滴滴,但没有营运的状态。

有的司机转向别的正规军,如首汽租车、曹操专车。曹操专车一年内开拓20余城,在二线城市如西安,短短1年内已成为西安打车市场主要软件之一。据曹操专车披露数据显示,在入驻的二十多个城市中,西安市民打车频次达到全国第二,仅次于名苏州。

一位西安滴滴司机说,27%的抽成已经让很多司机不愿意跑滴滴了,负担太重不划算,相比之下美团只抽8%,一旦美团入驻我们都会转移到美团的,没有什么用户黏性,大家只看在哪里单子多,利润多。

伴随约车而成长起来的约车司机,已成为非常庞大的群体。

今年6月份,在2018世界交通运输大会期间,当时交通运输部运输服务司副司长蔡团结透露,中国有210多个地级以上的城市出台了约车实施细则,34万人取得了约车驾驶员资格,17万台车辆取得了约车运营证。官方此前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底,中国各地已经发放约车驾驶员证约23万多本,车辆运输证约14万多本。这意味着,大约半年的时间,全国约车运营证仅增加了约3万本。

未来继续为哪一个平台服务?每一个约车司机都在思考自己的去留,而让自己获得正规身份,是约车司机的共识。行业愈来愈规范,让老张、李伟都感到约车前景可期,而监管加强和行业细分带来的阵痛期,也让很多约车司机选择家里蹲。

调整期会是多久?何勇说,也许一年,也许更久。

白带多应该吃什么
盆腔炎发病症状有哪些
盆腔炎下腹隐痛

相关推荐